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旧版入口
您的当前位置: > 资讯 > 热评 >

资本是天使抑或是魔鬼?海润光伏“保壳”道阻且长

来源:一波说 编辑:pvnews 时间:2019-03-25
导读: *ST海润如今已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36.4亿元逾期债务压顶,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去年年底主要生产制造基地鑫辉太阳能被破产清算;如今,海润光伏保壳道阻且长,甚至是希望渺茫。不少人会问,这家昔日光伏巨头因何沦落到这步田地? 资不抵债困局背后:到底是贪婪
  *ST海润如今已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36.4亿元逾期债务压顶,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去年年底主要生产制造基地鑫辉太阳能被破产清算;如今,海润光伏“保壳”道阻且长,甚至是希望渺茫。不少人会问,这家昔日光伏巨头因何沦落到这步田地?
 
  资不抵债困局背后:到底是贪婪还是阴谋?
 
  曾几何时,海润光伏也有过一段辉煌历史。公司上市之初,创始人、原董事长杨怀进曾多次表达,海润要做光伏行业的“狮子王”。
 
  毫无疑问,杨怀进是国内光伏发展历程中公认的行业先行者之一,他的身上有多个耀眼的光环:“光伏教父”、“光伏拓荒者”、“精神领袖”。假如给中国光伏著书立传的话,有关他的故事可能会有相当的篇幅。事实上,作为中国光伏产业的拓荒者,杨怀进是个低调的人,不爱显山露水,有关他的报道其实并不很多。
 
  杨怀进,1963年生于江苏省杨中市的一个普通家庭,先后考入上海财经大学,澳大利亚MACQUARIE大学,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他毕业后的那个时代,国内光伏尚处于启蒙时代。说起来,杨怀进的光伏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他与施正荣同为无锡尚德创始人,却在把尚德送上纽交所的前夕“出走”,先后参与或创办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海润光伏,而且还将这一家家送进资本市场上市。
 
  不过,从严格意义上看,海润光伏的创始人是现年54岁的前董事长任向东,2004年4月,他与其父亲任中秋一起成立海润光伏,初始转出资金是300万元。后来,海润光伏历经多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其中,蛰伏海润第5年后,杨怀进正式上位。2014年10月15日,首席执行官杨怀进担任海润光伏的新任董事长,此前一天,原董事长任向东因工作原因,递交书面辞职报告。
 
  自此,任向东家族淡出一手创建的海润光伏。对于任氏家族,数年前中国证券网有句话耐人寻味:“背景可不简单,属于‘实业发家、A股致富’。”在一篇《越线举牌领罚单,任氏家族抱团炒股踪迹曝光》报道中,提及任氏家族任向敏、任向东、任巍峰“抱团”炒股买入“万安科技”,后被监管部门警告、罚款。退出海润光伏后,任氏家族积极投身二级市场,不断“刷榜”。
 
  2011年,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顺利上市,由任向东控股的九润管业通过重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自借壳上市后至2014年,任向东一直担任上市公司海润光伏的董事长之职;辞去董事长职务后,其控制的九润管业亦在2016年1月初开始大幅减持,同年4月21日,任向东又辞去了海润光伏的董事职务。
 
  数年之前,活跃在A股市场家族牛散不少,且均狩猎各有各的门道,不过有个显著特点,那就是“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活跃在A股市场活跃的家族牛散,除任向东、任向敏兄妹,还有来自“法人股大王”刘益谦、“香水大王”周信钢家族,均是携妻带女闯荡股市。
 
  另外,家族牛散还有“父子兵”超级组合,如“黄木秀+黄俊龙+黄俊虎”,这一来自广东惠来的最牛散户,被外界称为“黄木秀系”。另外,早期的牛散代表还有陈学东、陈学赓两兄弟等。很有意思的是,也许是基于当地深厚的人脉和信息优势,任向东家族炒股偏爱江阴附近的本地股,甚至还对老本行“情有独钟”。除染指华西股份、双良节能、澄星股份等“江阴系”外,他收购的新三板公司泓源光电也是在江阴,而且是从事海润光伏产业链的上游生产辅料。
 
  跑马圈地,是中国光伏发展史上野蛮生存的策略之一,其直接带来的恶果就是现金流恶化、资金链断裂、债台高筑等,掌舵海润光伏的杨怀进也无一例外陷入这一怪圈中。若想从怪圈里走出来,最大的抑或是唯一的希望就是不断的融资,整天忙于找银行授信贷款,向外面借钱、举债度日。可一口气缓不过来,通常就是摔得鼻青脸肿,抑或是残喘度日;这也是一个个光伏界大佬因何显赫一时却逃不出失败宿命、挣脱不了“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魔咒之本源——贪婪。
 
  自2011年借壳上市,海润光伏这一路走来就没有平顺过,上市以来连连遭遇业绩多年亏损、推高送转套现、高管违法违规等,其中,2017年2月,杨怀进、周宜可、张永欣,还有海润光伏第二大股东、江阴九润管业的实际控制人任向东因内幕消息等被处罚并被采取禁止入市措施。
 
  为了借壳上市,原公司*ST申龙曾经的大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曾做出了三年的高额业绩承诺,可现实却骨感,这个承诺初始还有点“强心针”效应,但此后的2012年、2013年、2014年,海润光伏出现连续亏损。其中,三个年度的亏损额分别从4399万元、2.87亿元、升至2014年的9.33亿元。连续几年扭亏无望的海润光伏,到了濒临退市的边缘,等待白衣骑士的出现。
 
  事实上,这一时期外界对海润诸如“亏损”、“出售电站”等敏感问题不是没有质疑过,该产业经历暴利和残酷的洗牌后,能否回归理性,不再盲目扩大产能,结束无序竞争的市场乱象。比如,市场及舆论曾对海润光伏通过卖掉成熟电站的方式来继续维持业务的方式,多有种种质疑,可杨怀进受访中却称,海润光伏连续推出“电站打包销售”模式,这只是光伏企业众多的盈利模式之一。
 
  他说,众所周知,光伏电站的资金占用量较大,许多转型中的光伏企业为了在短期内回笼资金、盈利,并且在不断地开发、建设电站的过程中积累宝贵的经验和资源,选择的经营模式就是建设电站、然后出售。杨怀进2015年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当然,光伏电站是优质资产,是可以有长期收益的项目,在未来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我们也一定会考虑适量持有。这就像地产一样,地产开发商将房子建起来后,大部分卖给消费者回笼资金,然后再少量持有来赚取租金,两种模式都很正常。”
 
  自曝孙粗洪、刘銮雄大佬相助,华君系孟广宝与海润光伏恩怨纠
 
  1月7日,新浪股民维权平台收到康姓股民针对*ST海润的维权申请。该股民表示,“从2017年4月17日买入5000股,当年4月28日补仓4000股,一共购买9000股,到现在一直持有。”,目前该维权请求已被一律师接受。据新浪财经报道,该维权平台目前已收到246件针对*ST海润的维权,其中215件被律师接受。
 
  去年,也就是2018年3月26日,*ST海润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2015年10月23日,海润光伏公告因误导投资者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目前已引发数百投资者提起索赔。
 
  自2018年5月暂停上市的*ST海润,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恢复上市,但进展并不理想。也就在去年的12月26日晚,公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希望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并争取恢复持续经营的状态,但是上述事项的推进未达预期。
 
  从那份公告上看,*ST海润“保壳难”主要存在这么几大问题:(1)债台高筑。截止去年年底,公司累计逾期债务金额为36.43亿元,其中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为4.69亿元,信托保理、融资租赁等其他金融机构的债务为31.74亿元。(2)大量诉讼纠纷。除股民维权外,像子公司、生产制造基地鑫辉太阳能被法院破产清算,处置起来也并非易事。
 
  (3)股权分散。持续存在的资金紧张问题,董事会及管理层力图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但推进未达预期,一个主要症结就是股权分散。目前,*ST海润前十大股东中,现有资料显示,第一大股东仍是YANG HUAI JIN,也就是原董事长杨怀进,但其占股比例仅6.61%,而从第二到第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连0.5%都不到,比如第二大股东、自然人王海定,持股仅0.46%;而第十大股东、自然人柳贵福的持股仅0.16%。
 
  目前,海润光伏的董事长是李延人,他曾担任无锡动力机厂厂长、无锡市经委主任、无锡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中国联通无锡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董事兼总裁是邱新,曾任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营销总监、上海悦田光电科技总经理;以及海润光伏销售总监、资深总监、助理副总裁等职务。
 
  事实上,杨怀进也仅是暂列*ST海润的第一大股东而已。2018年8月14日下午,海润光伏公告称,大股东杨怀进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本公司312383022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占本公司总股本的6.61%;本次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款为人民币271773229.00元。一旦权益变动后,杨怀进就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
 
  对于华君控股主席兼执行董事孟广宝来说,从杨怀进受让6.61%股权,其控制的华君实业(中国)将成为第一大股东。离开仅一年多之后,这位辽宁富豪孟广宝携华君系卷入重来,恐再度入主海润光伏。
 
  有必要重温一下,2017年是海润光伏“惊心动魄”的一年。“华君系”舵主孟广宝,被称为辽宁隐秘富豪,旗下拥有港股上市公司华君控股。他曾有意通过定增方式入主海润光伏,并于2016年4月出任海润光伏董事长。
 
  杨怀进虽是一个光伏界有影响力的人,却不一定是好的管理者或者合适的掌门人。据说,杨怀进是个“佛系”企业家,他信佛,天天诵读佛经和《弟子规》,他也要求公司内部及员工学这些。
 
  2017年1月,证监会曾发布公告,就2015年海润光伏泄露内幕消息一事,对杨怀进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禁入期间内当然也就不能出任企业“董高监”了。于是,权力棒就交到现任董事长李延人手中,李延人生于1942年,现年77岁;2016年1月,李延人被选为公司董事长。不过,仅上位三个月他就以“工作原因”辞职;后来,董事长的宝座就交予孟广宝了。
 
  也就是李延人被选为董事长那一段时间,海润光伏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引入华君电力作为战略投资者;华君电力以现金和所持有的源源水务80%的股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华君电力的背后,正是“华君系”舵主孟广宝。让人奇怪的是,该预案尚未落实,孟广宝就入主海润光伏,并被选为董事长。这就是外界说的“空手套白狼”!
 
  也就因为入主海润光伏,孟广宝获“2016江阴十大新经济人物”称号。评选组委会对孟老板的颁奖词如此写道:“一个温和的学者,却有着犀利的主张。在行业低谷中,你带领着企业逆势而上;在“光伏”激流中,你定能带领海润闯出一片新天地。”
 
  颁奖现场,48名海润员工代表身着统一服装,手中摇动“海润光伏,放飞梦想”牌子,为孟董事长欢呼!可能这些人都没想到,在孟广宝上台之后,海润光伏将会陷入一个更加万劫不复的境地,梦想“飞”走了!
 
  2018年2月1日这一天,如组委会颁奖词说的,*ST海润“闯出一片新天地”——修炼成仙!当日,*ST海润跌破1元,收0.97元,成为时隔12年中国A股市场再度出现的第一个“仙股”。
 
  如今,已进入年报披露季,因连续亏损被暂停上市的公司,假如去年年报依旧是亏损,将面临着终止上市的命运,此中的“阵营”里就包括*ST华泽,*ST众和、*ST上普、*ST海润等上市公司。
 
  2017年7月12日这一天,外人可能无法理解*ST海润这一千疮百孔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孟广宝是什么样的心境,他被罢免了!
 
  因违规关联交易,内控制度存在多项重大缺陷,海润光伏的年度财报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外,全年亏损11.8亿,同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1,327.45%。年报一发布,刚摘帽的海润光伏,又被戴上了st的帽子。于是,众怒一下子都发到掌门人孟广宝一人身上。
 
  那一天,提出罢免董事长孟广宝的是独董徐小平,结果董事会会议是6票赞成、1票反对,唯一投了反对票的就是董事长孟广宝本人。
 
  事实上,筹划通过定增引入孟广宝旗下华君电力等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方案,早于2017年年初就已经终止。不过,与海润原管理层发难相比,孟广宝后来取消了原定的记者会,“选择了冷静”。
 
  2018年8月中旬,孟广宝又“卷土重来”入主海润光伏,并让光伏教父”杨怀进全身撤出,其背后蕴含什么意图,迄今仍是个谜,是不是心有不甘还是有其他原因?也就在被罢免那年的9月18日,在大连市一家酒店客房内,“华君系”掌门孟广宝曾向记者总结从海润一事中得到的教训。他说:今后若再涉足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孟广宝到底是何许人也?他又有什么来历和背景呢?
 
  孟广宝,被称为辽宁隐形富豪,个人极尽低调,有关他的个人信息及起家经历,外界知之甚少。他出生于1972年,辽宁营口人。孟广宝曾说,1989年他读高三时,因母亲身体生病,父亲虽是学校校长,但家里用度仍然紧张,也就是他生长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
 
  后来,他逃学,做起了从事煤炭生意的“对缝”,就是帮人牵线搭桥。据孟广宝介绍,当年杨树岭煤矿有煤资源,辽宁朝阳的凌源钢铁用煤,他就是通过“对缝”从中赚取佣金,到他上哈尔滨工业大学时,他已是大学生中的“大款”,身上赚有6、7万元。他读的是法学,毕业后回营口,在一家叫“华君”的律所当律师。
 
  从华君控股集团官网上,有关介绍称,华君控股集团是一家多元化综合性跨境集团公司,成立于2018年,总部坐落于营口市鲅鱼圈区,地处环渤海经济带,旗下拥有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产业集群,拥有员工10000余人。其中提及华君集团成立于2005年,目前华君控股有全资、控股、参股100余家企业。不过,有关企业的“集团新闻”并不多,最近更新时间是2017年5月。
 
  那孟广宝到底靠什么起家呢?1993年创办的华君物流,可能是他的第一家企业。“当时鲅鱼圈大面积卖集体企业,我们就这样收购成立了华君物流。”孟广宝自曝称,“两百多万拍卖下来,后来卖了四千多万。”
 
  这又是咋回事呢?孟广宝被解除海润光伏董事长一职之后,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新京报》等媒体开始关注起孟广宝这位辽宁隐形富豪背后的华君集团。
 
  此前,他受访时自曝:“做律师时,是营口开发区的法律顾问,当时集体企业转制,需要我们律师去服务、参与。有些企业没人要,政府也卸不下去,我就转了一大批企业过来。”他还说,“后来国家处理不良资产,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拍卖债权,通过债权我们又做了一些重组。”这可能是孟广宝以律师身份涉足创办企业的一个梗概吧。
 
  可那时的孟广宝,仅21岁,囊中真的那么阔绰?“那时候(拍卖)举完牌了,没钱,晚上找哥几个喝酒,一人给我凑五十万,就这样买下来了。”有一点需要说明,孟广宝曾获辽宁省司法厅2003年文明律师称号,换句话说,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是做生意和当律师的双重身份,互不耽误!
 
  21岁“白手”收购集体企业获利千万,“华君”就这么发起来;此后,他开始不断地并购,照他自己爆料的,最猛的恐怕他自称与孙粗洪、刘銮雄交好的传奇。
 
  “孙粗洪、刘銮雄,他们几个还认我这三个字。”孟广宝曾表示,律师的工作让他的交际圈极为广泛,他说,“我跟这些老板从来没有翻过脸。”
 
  2014年8月,香港上市公司新洲印刷公告称,本公司获卖方通知,卖方、要约人及孙先生已订立买卖协议,据此,要约人同意收购及卖方同意出售销售股份(即16.68亿股股份,相当于本公司于本联合公告日全部已发行股份约62.62%),经要约人与卖方公平磋商后协定,总代价为5.84亿港元。
 
  公告中提及的“要约人”,指的是孟广宝旗下华君国际;“孙先生”就是香港著名“壳王”孙粗洪。与昔日办“华君物流”等一样,孟广宝这次也是“白手”操作。孟广宝后来回忆称,整个交易前后不过三天就“搞定”,“壳王孙粗洪、仙股大王,我去了打个借条,他就把新洲印刷给我了。”
 
  2018年4月,香港楼市曝出一段热闻,说有“壳王”之称的孙粗洪从灯饰商人徐振荣手里买下的港岛南区浅水湾道73号屋地,成交金额高达16亿元,属全港屋地楼面地价次高个案。事实上,网上有关孙粗洪的信息并不多,但不影响其在股坛的存在感。
 
  据说,孙粗洪也是辽宁的,从他曾任职港股“海盈集团(控股)”非执行董事公示的信息上看,孙粗洪,58岁,持有国立南澳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在香港上市公司的任职颇多,就不一一陈述。其中,他于2012年任上市公司“新洲印刷”执行董事兼主席。在香港,孙粗洪曾在数支仙股(股价低于1元只能用分(cent)来计价的股票)上大赚,而被股坛广为留意,被称为“仙股大王”。比如,他曾收购的英国伯明翰足球俱乐部,事实上也是一只体育“仙股”。
 
  对于“华君系”,《新京报》二年前曾发了一篇题为《揭秘“华君系”600亿资产虚实》调查新闻,当中提及“‘曾称三年内上市’旗下文旅公司办公地人去楼空”;“相比金融业务的发展不均,资本市场成为华君系“补血”的重要源泉”;“除现有上市公司,华君集团曾试图拿下新的上市平台,海润光伏就是一例。虽然战略入股海润光伏的计划失利,但在孟广宝担任董事长期间,海润光伏给华君旗下企业带来不少订单,亦即饱受争议的关联交易。”
 
  《新京报》报道称,华君文化旅游集团于2017年1月,据官网介绍,其已成为东北最具创新性、规模最大、发展速度最快的文化旅游品牌,总资产300亿元,计划实现三年内整体上市。可记者依照通讯地址去了大连市中山区自立街41号4层3号,发现该地人去楼空,大门紧锁,留有“华君集团”等标志。物业人员确认,华君文化旅游之前确实在这里办公。
 
  昔日的光伏巨头*ST海润,从它诞生初始至今,一直有资本运作的魅影在如影随形。对于一家从事光伏领域的制造企业来说,掌门人变幻无常,“城头变幻大王旗”,喧嚣之后变一地鸡毛,成了一只难逃退市厄运的“仙股”。如今回过头来,不妨看一下:资本到底是天使抑或是魔鬼?
 
  陷入至暗时刻的*ST海润,曾在天使和魔鬼的资本大侠的夹缝中穿插了多少年,这当中扮演天使的有家族牛散、有“白手”起家的隐形富豪,也有行业教父,到底夹杂几多阴谋、几多贪婪?但有个情形是相同的,都是靠着资金链拖动企业的转动轴,以投机心态来代替基业长青最需要的价值创造,陷入生死困地的魔窟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责任编辑:pvnews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欢迎太阳能光伏企业新闻投稿及太阳能等新能源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PVNews 粤ICP备10205823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