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 > 人物访谈
中国可能会改变全世界对核能的看法专访世界核协会中国区负责人Francois Morin
2017-06-05 12:55:34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朱学蕊 顾欣  点击:

W020170605383255131106.jpg

  作为改变全球能源结构,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选择,核能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尤其福岛核事故之后,全球核能界既受到“弃核”、“反核”、“减核”的影响,也获得了新兴核电国家带来的信心,发展似乎进入了一边“刹车”一边“提速”的境地。


  世界核能的未来是明是暗?中国在核能复兴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多种技术存在对一国核电发展和“走出去”有何影响?如何让公众认知并接受核电?就上述问题,记者日前专访了世界核协会(WNA)中国区负责人Francois Morin。


 
  核能未来可以期待


  中国能源报:福岛核事故后,世界核能发展受到冲击。有预测称,目前核电发展正在减速,您认为影响目前核能发展的主因是什么?


  Francois Morin:因为核事故的发生,人们对于核能的安全问题存在着误解和担忧,比如福岛。其实福岛是一个不错的项目,它设计建造于上世纪60年代,能够抵抗比其技术规格强20%的地震。而且,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 2015年发布的报告也确认:“与辐射有关、影响公众或其子孙后代健康的概率预期不会增加。”但大部分搬迁民众对事故却存在相反的认识。


  世界对福岛问题的评判存在不科学并产生了很大影响,虽然德国的“弃核”选择在福岛事故前就有“萌芽”,但仍在事故后作了决定,并影响了世界核能的发展格局,法国、瑞士的核能政策之后也都做出了调整。


  如果没有福岛事故和德国的关停决定,世界上其实已有18个核电站在排队等待核准。所以,基于对核事故不理性的恐慌而作出的决定,是影响核能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新能源发展给核电带来了“负”影响。德国的统计显示,在石油、天然气、煤炭消耗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德国新能源利用幅度在上升,只有核能呈下降,这表明新能源只代替了核能,但过去两年德国CO2排放量却增长了1.5%。


  研究表明,在整个电力系统中,新能源占比若超过15%,系统便无法承受。而且,新能源存在间歇性问题,且目前无法大规模储存,而核能是基荷电源,对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能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能源报:相比欧洲,远东地区、非洲、东南亚、南美洲国家都有新的核能发展计划,您如何看待核能的未来?


  Francois Morin:虽然目前情况不太乐观,但机会和希望还是很大。


  通过科学统计每个国家的能源发展诉求,WNA对核能未来发展很有信心。比较理想的预期是:2050年全球核电装机达到1250GW,占全球电力装机的25%。现在技术设备比以前更成熟,更容易实现这个预期。此外,如果日本在2020年不添加新核电站,就不能满足气候变化条约的碳排放要求,按最保守估计,日本最晚到2025年必须开始建设新核电站。而中国现在核能发电量占只占全部发电量的3%左右,发展空间也很大。


  批量化不等于造价降低


  中国能源报:根据目前规划, 2020年中国核电机组规模将成为全球第二。对整个核能产业的复兴而言,中国将扮演什么角色?


  Francois Morin:中国在秦山和大亚湾核电站并网发电后到2002年之前,停滞了核电发展。其实,停下的七年,中国建设核电的各项指标要求完全没有问题,设备和工程师也都具备良好的经验水平,良好起步后进入发展“空档期”确实有些可惜。


  当然,2002年后,中国继续发展核电,至今情况很好,我希望中国在经验完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不要受各种矛盾影响而停止发展核电,因为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核能的未来有很深远的影响,甚至会改变全世界对核能的看法。


  中国能源报:目前世界上有多种压水堆技术,中国建设了不同堆型的核电站,您如何看一个国家存在和发展多种堆型?


  Francois Morin:在中国,很多人认为不该存在多种技术,我不认同这种观点。


  以芬兰为例,芬兰有6台核电机组(4台在运,2台在建),分别采用了EPR、VVER、和PWR。作为人口600万以下的小国,芬兰可以接受技术多样化,中国就更有理由发展多种技术。参考法国采取单一的压水堆技术,目前中国强调统一技术路线,我不太认同。


  从目前情况看,谁能肯定地说哪个堆型更便宜?每种堆型的经济性无法单一地依据现在的价格下定论。核电站建造复杂,一个堆通常需要五年时间,并投入大量设备、材料和人工建造完成,但核电站批量化建设并不意味着造价更低。建造核电站与汽车制造不同,汽车制造产量很大,而核电站是一台一台根据不同情况具体分析而设计出来的,每个核电站都是一个特殊的“个体”,要打破批量生产的利润思维,因为核电站不是生产线上的产品。


  其次,对某种单一技术的依赖性太强意味着核电产业整体会存在风险。例如法国就曾因某个核电站出现一个很小的问题,而导致全国20个核电站关停了两个多月。技术多样化其实是有好处的,价值算法要有综合性的考虑,核能技术不断推陈出新才更有科学性。


  核电新市场容量有限


  中国能源报:目前各国在积极推动核电技术走出去,您怎么看中国核电“出海”?


  Francois Morin:中国技术出口有希望,但从目前世界核电发展趋势看,市场容量不会如预期中那么大。


  有技术出口的诉求是好的,但应该从实际出发。经过WNA统计,到2050年实际可预期的新市场不超过8-10台机组/年。如果中国的技术水平达到一定程度,这些都有可能实现,并且对“一带一路”国家有好处。但实现这些目标的前提,是全世界都看好核能发展,如果都是目前德国的态度,那所有数据都没有意义。所以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建立核电发展的信心。首先,日本需要重新建立起核电站项目;其次,中国需要全力建设运营好自己的核电站。


  鉴于目前世界对核电发展不乐观的现状,新的市场容量比较有限,中国的核电技术出口虽然很有希望,但也会面临一些困难。


  中国能源报:公众接受是摆在核电发展面前的重要问题,公众沟通难在哪,如何有效沟通?


  Francois Morin:福岛核事故后,核能行业明显意识到提高公众接受度的重要性。但我们要认识到,改变公众的体验和感觉比改变他们的观念更重要。


  虽然风险计算显示,核电确实是工业界事故发生概率最低的,但人们还是不能接受它。原因在于,人类本身不了解核电,由此产生的恐惧影响了他们的态度。无论核电如何安全,对于人本身的恐慌都无济于事。放眼来看,水泥厂也会破坏环境,煤炭开采背后又有多少牺牲,海底石油开采呢?这些都是民众所不知道的。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的发生,并没有直接导致大量人员死亡,反而是一些人因恐惧而选择自杀、堕胎,可以说是恐惧“杀”死了人。


  中国做了大量联系民众的沟通工作,有很多好的实践,但我要强调,公众沟通的重点,是如何掌控公众接受的程度,而不是强制改变他们的观念,要通过一些方式让人们感觉到核电的安全性和优势。


  有一个有趣的案例,瑞士政府决定对核电站是否关停等问题展开公投,去年11月份投票结果显示,民众选择了保留。今年5月政府继续公投,民众选择按政府建议:先不建新电站,但继续运营在运电站。这个案例说明,我们完全可以以科学的方式方法介绍、交流和沟通,不仅让大家理解核能是什么,还要让他们明白核能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每个方面,比如电价、环保,相信民众站在自身利益的角度能做出客观选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PV News 对网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PV News 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服务指南 会员服务 广告服务 隐私声明 网站联盟 版权与著作权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欢迎太阳能光伏企业新闻投稿及太阳能等新能源网站链接  光伏群:32128093 光伏群:106807038   客服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info@pvnews.cn 客服电话:+86-10-57572001 传真:+86-10-57572001 版权所有:PVNews 粤ICP备10205823号-1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