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 > 能源资讯
万亿充电生意里 上市的蔚来只是小咖
2018-09-13 14:55:29   来源:36氪   作者:于红波采编  点击:
   前言:根据测算,快充充电桩一般是平均每天4次的使用频次,一根桩收回成本至少需要五年时间。

“未来,加电会比加油更方便。”昨天IPO上市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这么描绘新能源汽车、也是蔚来汽车的未来。

而实现这句话的代价,对蔚来汽车来说,短期至少是超过50亿元——李斌曾称,到后年蔚来要在主要城市部署1100个换电站——经济观察报报道,北汽曾表示一个换电站的成本在建设初期是800万元,近年来下降至近500万元。蔚来汽车的成本不会比这个数字更低。

50亿元意味着什么?几乎相当于蔚来此次IPO一半的募资额。

而蔚来承诺的投入,只是电动车充电设施建设庞大图景的冰山一角——蔚来向它的用户称,有5种方式可以解决电力问题:前4种由蔚来解决(包括家用充电桩、换电站、移动充电车、代客加电服务),但最关键“里程焦虑”解决办法,也是投入最多的,其实是使用国家电网等公司建设的公用充电设施。

那么,抛开新能源车的一片喧嚣,它背后潜藏的那个生意——充电——是否规模更大?

毕竟,石油时代的生意就是如此。全球最贵的传统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市值大约为3000亿元(475亿美元),但另一桩生意比它大得多——无论中石油,还是中石化,市值都超过1万亿元。

很多人就是这么预估的。在新能源车政策利好、一片风光的同时,另一些人则在暗暗角逐充电设施这个沉默却理应庞大的市场。

比如,上市多年的电力设备公司青岛特锐德,当它开始充电桩生意、成立子公司特来电后,在1年内很快冲到了其市值历史的顶峰:300亿元,相较开展这个业务前,上涨了240%。

但3年后的现在,其市值只有其充电桩概念顶峰时期的三分之一。起落幅度竟如此之大。

坏消息接踵而至。2018年,一些还算行业内知名的充电桩企业——诸如容一电动解散,富电绿能也退出了新三板市场。在北京地区以APP运营充电桩的企业曾经一度有27个,在过去一两年中,就死掉了15家。

充电设施生意,与新能源车互为映衬。充电设施生意不济,这是否反映着新能源车实际上并不那么受欢迎、看似喧嚣但言过其实?

这究竟只是暂时受挫,还是将导致新能源车车主终究难以摆脱因为怕充不了电的“里程焦虑”,新能源车终究难以成为汽车市场的主流?

一、“新中石油”之梦

少数行内人们,在2014年时嗅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国家电网愿意把此前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的充电桩建设,开放给民营企业。这也是国家电网2002年成立以来,第一次将其参与业务主动开放给民营资本。

这让上市公司青岛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这样的行内人感到兴奋。作为与电力